易怒者弱。

岁月_如故

钧天爱情故事

5.

这头毓骁刚带着从他小叔父那里取来的经,准备加足火力去追艮小大夫,那头的阿钤老师在学校里缠着疯土老师,让他给想想办法,怎么追到那个小寡妇陵光。

“我说土兄啊,咱俩认识多长时间了?”阿钤老师坐办公室里问着疯土老师。

“得有十来年了,你忘了,咱俩从一个师范大学毕业的,还是室友呢。”疯土老师并没有察觉到阿钤老师在给他下套。

“十来年啊,那咱俩算不算兄弟。”阿钤继续套路疯土。

“那当然了。”疯土,你…哎…

“那现在兄弟有难,你得帮我。”阿钤终于把他的心里话说出来了。

“好啊,我就知道你目的不纯,说吧,是不是想把那小寡妇娶回家了。”疯土表示,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,怎么就突然问起咱俩认识多少年了呢,原来大招在这呢。

“对对对,知我者,土兄也。土啊,这回你得帮帮兄弟我啊,事成之后,我请你喝酒。”

“这事啊,你可以直接生米煮成熟饭,把他拐到你床上,吃干抹净,不就得了。”疯土表示,追个人,多大点事儿啊。

“这,不不不,礼不可废啊土兄。”得,阿钤老师不愧是君子。

“我去你的礼不可废,你要是在礼不可废那小寡妇可就跟别人了,阿离的大侄子可还单着呢。”疯土差点一口老血喷死阿钤,都什么时候还礼不可废,大清朝的亡了。

“你说什么,阿离的大侄子对陵儿有意思?”疯土的话差点砸死阿钤,他怎么没听说阿离的大侄子对他的陵儿有意思啊。

“阿离的大侄子单了快三十年了,他能不想找个人安顿下来吗,你家陵儿长得又好看,虽说嫁过人,但那姓裘的小子新婚之夜不就和那个叫啟昆的大老板跑了吗。这么多年也没回来过,村里还单身的汉子谁不惦记着那小寡妇。你看,咱村里的三个大美人,阿离,陵光,乾元,可就陵光现在还单着呢。你要是再不下手,就凭阿离和陵光那交情,阿离要是开口给他大侄子向陵光提个亲,那陵光说不准就答应了,到时候你就礼不可废去吧。”疯土一边说一边心虚啊,毓埥啊,土哥对不起你啊,土哥知道你对那小寡妇没意思,但是为了你钤哥的幸福,土哥只能拉你出来了。

听完疯土这番话,阿钤立马从座位上乍起来,就要向外走去。

“哎哎哎,阿钤你这是去哪啊?”疯土寻思,难道开窍了?

“去二狗子家,找阿离。”

这二狗子刚和阿离吃完饭,俩人还准备在温存一会呢,就听见外面“哐哐哐”的敲门声,吓了俩人一大跳。

“哎哟我说,这外面是咋了?”阿离捅咕执明一下。

“不知道呢,我看看去,别是咱那倒霉的二侄子又回来了。”二狗向外面走去,开了门就看见气喘吁吁的阿钤,“哟,阿钤老师你这是怎么了,被狼撵了啊?”

“二狗,弟妹在吗?”

“在在在,搁屋里呢,我说你这是干嘛呀,火急火燎的找我媳妇儿。”二狗给阿钤让了个道,阿钤立马就冲了进去。

“弟妹,弟妹,你可得帮帮哥啊。”阿钤走到屋里,冲着阿离就喊。

“阿钤老师,你这是怎么了。”阿离看着气都喘不匀的阿钤,寻思着,这是被狼撵了?

“弟妹,你那大侄子对陵儿有意思你知道吗?”

“啥玩意儿?大侄子(毓埥)对那小寡妇(陵光)有意思?”二狗和阿离异口同声的说。

“对啊,土子和我说的,我就寻思着,弟妹你和陵光那么好的交情,万一你帮毓埥说个亲,陵儿答应了,那我多冤啊。”

“没听毓埥说过他喜欢陵光啊,阿钤老师,你就放心吧,就算是毓埥真喜欢陵光,那陵光心里也全是你。”阿离看着阿钤,立马就明白了这是疯土在糊弄阿钤呢。

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真的,阿钤老师,那小寡妇心里肯定有你,你说你俩都暧昧多少年了,人家啊,就是嫌你木头脑袋,就知道礼不可废,你要是强硬点,说不定现在孩子都有了。”二狗看着阿钤,心想着,这人咋比我还缺心眼儿呢?

“谢谢了弟妹,我现在就去找陵儿。”阿钤立马乍起来,跑向了陵光家。

“哎,阿离,你说说现在这些还没结婚的人那,真是的。”二狗子又想感叹了,“还好我把你娶回家了。”

“真是,哎,你干嘛?!”阿离看着二狗子的手已经放到了自己身上,突然觉得不太好。

“干嘛,当然是回屋造小人了,走吧,我的好媳妇。”二狗把阿离打横抱起,往屋里走去。

“放开我,执明,这是大白天。”阿离在执明身上挣扎着。

“白天怎么,咱俩还管白天晚上吗。”二狗把阿离放到床上,插上门,自己也扑倒阿离身上,撕开阿离的衣服,“来吧媳妇,和老公一起造几个孩子吧。”

“晤,执明,你,啊……嗯……不行了……慢点……你……混蛋……”

大白天的,执明和阿离的屋里,全是喘息与呻吟的声儿了。


评论(2)
热度(38)

© 岁月_如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