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怒者弱。

岁月_如故

钧天爱情故事

2.

执明和阿离也算修成正果,只差个婚礼了,这不,婚礼前一个月执明就挨家挨户的送请帖。

“鲁大爷,我下月初三娶媳妇,您可得来啊。”

“威六叔,我下个月成亲,喝酒来啊。”

“魏老伯,下个月阿离就嫁给我了,您得来啊。”

“土哥,下月初三我娶阿离,你必须来。”

“小寡妇,下月你狗哥我结婚了,不来等着的。”

“葱啊,二狗叔下月大喜,叫你土叔带你一起来。”

“哎哟,阿钤老师,下个月我就结婚了,您得来捧场。”

“算命的,下月初三我媳妇过门了,带上你家我小齐外甥一起来啊,再把你那个半仙儿二大爷也叫上。”

“……”

二狗就这么一家家的送请帖,快天黑了,送到村里有名的单身汉子毓埥家里来了。

二狗站在外面边敲门边扯着大嗓门喊:“大侄子二侄子表侄子,开开门啊,你们小叔父来送喜帖了。”

啥?大侄子二侄子表侄子?这是什么鬼?原来啊,这单身汉子毓埥家一共兄弟三人,毓埥是老大,有个弟弟叫毓骁,还有个表弟叫夜枭,而且正好啊,这三兄弟啊,和阿离是远房亲戚,都得喊阿离小叔叔。

“哟,狗子,你这干啥呢?”老小毓骁先开了口。

“我去你的狗子,没大没小的,”执明把喜帖怼到毓骁怀里,“下个月初三啊,我娶阿离进门,你们都要改口了。”

“哎我去,二狗子你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,总算是把我小叔叔娶进门了。”夜枭从毓骁怀里拿出喜帖,里里外外看了个遍。

“行了,不和你们贫了,小叔父我还得给下一家送去呢,哎,下月初三都来啊,二侄子,把内个诊所里的艮小大夫也喊上,表侄子,别忘了把那个鸽子场的小鸽子叫来,大侄子,你…你一个人来也行。”说完,二狗就走了。

三兄弟进了屋,毓骁一看大哥自从看到那喜帖之后就魂都没了,喊了他两句:“哥,哥!毓埥!着火了!”

“啊?哪?哪着火了?”毓埥被毓骁这么一吓,马上回过神来了。

“哪也没着火,我说表哥,你这是怎么了。”夜枭按住要跳起来的毓埥。

“就是啊哥,自从你看到二狗子和小叔叔的喜帖之后,魂都飞了,你咋啦?”

“表哥啊,什么事不能闷着,早晚闷出病来,跟你俩好弟弟说说呗。”

“对啊哥,狗子可是咱们从小一起在泥巴地里滚大的交情,阿离又是小叔叔,他俩结婚,你咋不高兴呢?”

“是啊表哥,你不会是喜欢小叔叔?所以不高兴啊?那可是大逆不道啊!”

“难道哥你喜欢执二狗子?我的天啊!”

“哎呀你们俩个小混蛋,说什么呢。我怎么可能喜欢小叔叔,更不可能喜欢二狗啊!”毓埥看着这俩小子一唱一和的说着相声,心里默念:我弟弟,不能弄死,我弟弟,不能弄死。

“那哥你这是咋了?”毓骁夜枭一起问道。

“二狗都娶上媳妇了,我的娘子在哪啊?”毓埥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。

要说啊,这毓埥也是点背,村里的汉子,像他这样快三十的几乎都结婚了,没结婚的也有相好的了,可毓埥啊,从出生到现在,一直是一条单身狗,以前还好,有他这俩倒霉弟弟陪着,但这两年啊,他俩弟弟也背叛他了,夜枭勾搭上了养鸽场的小鸽子庚辰,毓骁更厉害,前半年,村里的诊所来了个从城里读过大学的小大夫,叫什么艮墨池的,毓骁一直围着人打转,隔三差五跑一趟诊所。这样一来,毓埥更加孤独了。

“嗨,我还以为啥事呢,就这破事哥你也值当的。行了我不和你说了,我回去睡觉了,墨墨好不容易答应我明天和我出来转转,我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。”毓骁鄙视的看了他哥一眼。

“真是的哥,我还以为你咋了呢,吓我一跳,我也回去睡了,明天一大早我还得给辰儿送早点呢,哥你也洗洗睡吧。”夜枭也鄙视的看了他哥一眼。

毓埥愣在原地,吃着两个弟弟刚发的狗粮,不禁感叹,人生,真是寂寞如雪啊。


评论(10)
热度(66)

© 岁月_如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