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怒者弱。

岁月_如故

钧天爱情故事


话说啊,曾经有个小乡村叫钧天,里边住了不少人,有城里来的大学生,下乡支教的老师,悬壶济世的小大夫,男人跑了的小寡妇,算命的神棍,财大气粗的地主……一村人住在那一亩三分地,虽然见了面总爱怼上两句,但也只是面不和心却和,谁家有事全村都去帮忙,故事,就从这个村开始了。

1.

这几天村里的红白喜事儿特别多,这不,住在村头河边的老吴家的儿子吴以畏刚把老子吴之远发丧完,村里就传出了一件喜事儿,住在村南头的村花阿离要嫁人了,嫁的还是村里最有钱的土财主老翁的儿子,执二狗子。其实吧,执二狗子也不是真叫二狗子,有大名的,叫执明,但是村里的人都兴给孩子起个小名,不能太好听,贱名好养活吗,这不,就给起了二狗子这个小名,执明也没咋在乎,别人一叫,乐呵着呢。阿离呢,也有大名,叫慕容离,村里的人嫌麻烦,都叫阿离,一来二去的,大家都快忘了阿离姓慕容了,不过也没关系,反正阿离也快姓执了。

要说这执明和阿离啊,两人在一起也不容易,执明的爹老翁一直瞧不上阿离,这也是村里人挺纳闷的事,你说说阿离长着么好看,你老翁头咋就瞧不上呢?这不,村里的鲁大爷憋不住好奇心了,跑去问:“我说翁老弟啊,你咋一直就看不上人阿离啊,那娃娃长多俊啊!人又精,多好一孩子啊!”

“哎,鲁二哥啊,我就是看他长太好看了,不像是过日子的人啊。”老翁终于把实话说出来了。

“诶老翁啊,不是鲁二哥说你,你家二狗那么喜欢阿离阿离又愿意跟着你家二狗子,你啊,也就别拦着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嘛。”

“说的是啊,但是吧,二哥啊,你说二狗爱胡作,我就怕那孩子和二狗一起作啊。”

“哎呀翁老弟,二狗子缺心眼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但阿离那孩子灵透啊,总不能真嫁狗随狗和二狗子一块儿缺心眼儿吧。”

翁老头听这话也不言语了,但是心里总觉得他鲁二哥的话哪里不对似的?

这头老人们聊着,那头执明就带了阿离两人一块到后山散步去了。

“阿离,我真高兴。”执明牵着阿离的手在道上走着,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子后边了。

“你高兴个啥?”阿离看着傻乐的执明,不禁开始思考嫁给这人是对是错,这不会真是个二傻子吧?

“我爹终于同意让我把你娶进门了,我能不高兴吗!”执明看着他的新媳妇,怎么都看不够。

“执明,我可告诉你,我嫁给你,你就要一辈子对我好,以后你要是再敢看村里的那些姑娘小伙,我可打断你的腿。”阿离看着执明说。

“阿离,我执明对天发誓,我一辈子对你好,要是我对你不好,就让我真变成二狗子。”执二狗子伸出三根指头指天誓日。

“噗,”阿离没忍住笑了出来,“傻狗。”轻轻的把头靠在执明的肩上。

执明搂着他还没过门的新媳妇,笑的像一只二百斤的狗子。


评论(4)
热度(33)

© 岁月_如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