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怒者弱。

岁月_如故

岁月静好

钧天大陆,几经分合,沐浴了无数的烽火,终于在某一年的初秋,再次统一,新的天下共主为原天权王执明。改年号为依黎,意为依近黎明。

执明登基初始,还有些许各方诸侯的残存势力几欲挑起战争,但最终都被一一平定。现今,执明登基已有三年有余,天下太平,海晏河清,百姓皆安居乐业,比起曾经钧天最繁盛时,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依黎三年夏 天权向煦台内

寝宫之中,年轻的新共主躺在床上,怀里还拥着一个只着一身红色薄纱的美人,透过薄纱,依稀可以看出美人身上青青紫紫的爱痕,就可联想到昨晚共主与这位美人的交战有多么激烈。

不消一会儿,执明便睁开了眼睛,看到怀里的美人,宠溺的笑了,轻轻在他额头处落下一吻,似是惹到了睡梦的人的不满。

“嗯~~~~执明,不要闹了~~~”那人无意识的用手拨弄执明一下,声音很小,奶声奶气。

“好,不闹了,阿离睡吧,我去上朝了,昨晚,辛苦阿离了。”执明从床榻上下来,没有唤内侍,自己收拾好自己,还上朝服,又俯身在那人的脸上偷了个香,轻轻说道:“阿离,我走了啊。”

走出门外的执明对着旁边守着的是从说道:“不要吵醒慕容大人,否则有你们好看的。”是的,那个被执明唤作“阿离”的人,就是慕容离,原本的瑶光国主。

那一年,慕容黎带瑶光降于天权,而后使计诈死,从此,时间再无瑶光国主慕容黎。只有天权的兰台令慕容离。

慕容离回到天权后,似是回到了未亡国之前的日子,大大小小的事执明都能自己做主,再也不用慕容离劳心劳神,慕容离也乐得清闲,实在无聊时才会看本奏折。而执明也比之前更加宠他,事事皆由着他,紧着他,慕容离最近便越发的混吃等死了。

知道日上三竿,执明都散朝回到向煦台,慕容离才悠悠转醒。看着趴在他身前执明那张熟悉的脸,在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,慕容离一言不发,单方面宣布自己不理执明了。

可执明才没有想到这个,看到慕容离睡醒,笑着说:“阿离,你醒啦,我们去用早膳吧。”

慕容离这才注意到执明身后是一桌子的早膳,还一口未动,说明他下朝之后一直在等着他睡醒,想到这里,慕容离心下柔软,决定不生气了。

慕容离想要下床,奈何一动身子就酸痛,尤其是昨晚被侵犯过度的身后某处。慕容离白皙的俏脸一下子红了,而执明似是看出了什么,上前将慕容离抱了起来。

“阿离,我抱你去洗漱。”执明的动作早就没了当年的青涩与鲁莽,抱起来十分得心应手,而慕容离也不在害羞,手很自然的搭上执明的脖子。

洗漱完毕,执明又亲自为慕容离穿好了衣服,拉着他的手到桌前坐下。

“阿离,你快吃,现在还温热着。”执明一直在给慕容离夹菜,自己没吃几口,生怕慕容离不好好吃饭。

“王上,阿离又不是三岁小孩子,阿离自己可以吃饭的。”慕容离看着执明这般样子,顿时哭笑不得,也夹了执明最爱吃的菜放到执明碗里,“王上,快吃吧。”

“好。”执明口头答应,却还是不停的让慕容离吃这吃那,慕容离也不在去管,左右这个习惯已经养成多年了,怕是改不了了。

一顿早膳用完,执明将慕容离抱到了向煦台外。

“阿离你看,羽琼花都开了。”执明揽着慕容离,指着那些一夜尽放的羽琼花。

“是啊,都开了。”慕容离看着洁白如雪的羽琼花,想起了那年执明满头大汗搬这些花盆的样子,眼里是化不开的柔情。

执明拥着怀里的人,静静的看着他脸上淡淡的微笑与浓浓的温柔,他没有叫喊慕容离,而是就这样看着,眼神之中尽是宠溺。

阳光熹微,照在这对璧人身上。

已经长大的执明,强大而温柔,他不会胡乱猜测,只会永远爱着,保护着慕容离,给他余生的安稳。

历尽千帆的慕容离,抛下所有,终于变回了曾经的少年,他不会再流离失所,因为,已经有人给了他一个幸福而又坚不可摧的家。

年少之时,他们两人的爱,如汪洋一般,是波涛汹涌的壮烈;

长大之后,他们两人的爱,如清泉一般,是细水长流的温柔。

这样的执明,这样的慕容离,才可执手一生,拥有着属于他们的那份幸福。


评论(2)
热度(64)
  1. 喵喵的小猴几岁月_如故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写的真棒啊啊啊啊啊

© 岁月_如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