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怒者弱。

岁月_如故

by有女朋友跟我爱by有冲突吗?
明显没有。
lh有女朋友跟我爱lh有冲突吗?
明显没有。
lh有女朋友我就不能磕xl了?
怎么可能。
by有女朋友我就不能磕zb?
纯属做梦。

小透明想说一句,不管怎么说,只要还没有官宣我们就应该冷静,除非小甜心亲口说,否则我什么也不会相信。在退一万步讲,真官宣了又怎么样啊?我磕zb和甜心有女朋友冲突吗?明显不!
举个例子吧,我有一对喜欢了好久的cp,是我的初心,一方已经有了女朋友,并且两个人异国已经四年多了,但并不妨碍我觉得我cp就是真的。再个退一万步,就算甜心和他哥不是爱情,也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啊,所以be是不存在的。

其实我觉得那个吻借位好明显啊(小声bb

除非小白官宣,否则哪的消息我都不信

内涵by的你全家死了cnm的

钧天爱情故事

5.

这头毓骁刚带着从他小叔父那里取来的经,准备加足火力去追艮小大夫,那头的阿钤老师在学校里缠着疯土老师,让他给想想办法,怎么追到那个小寡妇陵光。

“我说土兄啊,咱俩认识多长时间了?”阿钤老师坐办公室里问着疯土老师。

“得有十来年了,你忘了,咱俩从一个师范大学毕业的,还是室友呢。”疯土老师并没有察觉到阿钤老师在给他下套。

“十来年啊,那咱俩算不算兄弟。”阿钤继续套路疯土。

“那当然了。”疯土,你…哎…

“那现在兄弟有难,你得帮我。”阿钤终于把他的心里话说出来了。

“好啊,我就知道你目的不纯,说吧,是不是想把那小寡妇娶回家了。”疯土表示,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,怎么就突然问起咱俩认识多...

钧天爱情故事

那个,这章执离的戏份有点少,在最后面,私心打了执离tag,如果不妥,麻烦说一声,我删了,谢谢

4.

执明和阿离的婚事告一段落了,村里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,各忙各的,老人们没事坐下来唠两句东家长西家短,一片平和。村里的年轻人们啊,许是受了执明婚事的影响,有的也想赶紧和心上人成亲了,这其中啊,最急的当属阿离的二侄子毓骁。

村里人都知道,毓骁啊,老早就看上了诊所里的小大夫艮墨池,人小大夫来村里半年了,毓骁围着人转来转去的也半年了,但是人家小大夫不愧是从城里上过大学的,那端庄劲儿的,这半年一直没给毓骁的准话,村里人都在想,是不是人小大夫看不上毓骁啊?但是毓骁不管这么多,天天围着人家转,墨墨长墨墨短...

钧天爱情故事

3.

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,执明和阿离的婚期也如约而至。这天,钧天村里那可是红旗招展人山人海,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啊。要说这老翁头不愧是最有钱的,儿子结婚,就算再怎么看不上儿媳妇那也是给足了面子,竟然包下了村里最大的天权饭店给执明和阿离大摆宴席,几乎全村的人都来了,大家伙一齐祝福着这两位新人。

典礼过后,大家就开始坐下吃饭了,老人长辈们做了几桌,年轻的小辈们做了几桌,饭店里是人声噪杂,每个人都边吃边聊起来,两位新人也开始挨着桌的敬酒。

敬酒一般先敬老人,这不,几个平辈的年轻人坐在一个桌子边上唠开了,这里有啊,村里有名的俏寡妇陵光,村里唯一一所学校的两个老师,阿钤老师和疯土老师,疯土他领养的小孩...

钧天爱情故事

2.

执明和阿离也算修成正果,只差个婚礼了,这不,婚礼前一个月执明就挨家挨户的送请帖。

“鲁大爷,我下月初三娶媳妇,您可得来啊。”

“威六叔,我下个月成亲,喝酒来啊。”

“魏老伯,下个月阿离就嫁给我了,您得来啊。”

“土哥,下月初三我娶阿离,你必须来。”

“小寡妇,下月你狗哥我结婚了,不来等着的。”

“葱啊,二狗叔下月大喜,叫你土叔带你一起来。”

“哎哟,阿钤老师,下个月我就结婚了,您得来捧场。”

“算命的,下月初三我媳妇过门了,带上你家我小齐外甥一起来啊,再把你那个半仙儿二大爷也叫上。”

“……”

二狗就这么一家家的送请帖,快天黑了,送到村里有名的单身汉子毓埥家里来了。...

钧天爱情故事


话说啊,曾经有个小乡村叫钧天,里边住了不少人,有城里来的大学生,下乡支教的老师,悬壶济世的小大夫,男人跑了的小寡妇,算命的神棍,财大气粗的地主……一村人住在那一亩三分地,虽然见了面总爱怼上两句,但也只是面不和心却和,谁家有事全村都去帮忙,故事,就从这个村开始了。

1.

这几天村里的红白喜事儿特别多,这不,住在村头河边的老吴家的儿子吴以畏刚把老子吴之远发丧完,村里就传出了一件喜事儿,住在村南头的村花阿离要嫁人了,嫁的还是村里最有钱的土财主老翁的儿子,执二狗子。其实吧,执二狗子也不是真叫二狗子,有大名的,叫执明,但是村里的人都兴给孩子起个小名,不能太好听,贱名好养活吗,这不,就给起了二狗

命中过客

那年秋天,天权王执明率大军亲临瑶光城下,瑶光王慕容黎独自出城面对天权的百万雄狮,那时,所有人都认为一场恶战即将爆发,但是,执明与慕容黎两人,一人坐在马上,一人站在城前,在雨中对视着,似乎想要把对方看个透。最后,这场战争还是没能打响,执明带兵回了天权,送了份文书给慕容黎,说以往的事一笔勾销,两国以后和平共处,谁也不要再挑起争端了。而他们,也不要再见面了。慕容黎应下了。

而仲堃仪也不知是幡然醒悟还是怎的,竟也消停了,在没挑起战争,到底都是心系黎民百姓的人啊。就这样,战争平息了,天下太平了,中垣只剩瑶光天权了。两国盟约恢复,友好往来,百姓安居乐业,一切都在向着最好局面的发展。只是,执明和慕容黎,自...

© 岁月_如故 | Powered by LOFTER